原声唱片网

AI 的发展方向,应该是烤面包机,而不是机器人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06

未来所有的智能算法,会不会都像无所不能的机器人——既能跟你插科打诨,给你在地图上指路,又能搞定厨房家务?还是说,我们的电子助手们会更像一个工具包,里面装满有各类特殊功用的小玩意——与其说是一个能聊能撩的大厨,不如说更像是一个装满工具的橱柜?

一个试图大包大揽的算法会陷入麻烦。下面是一个人工智能神经网络生成的食谱。这种人工智能能够从例子中“学习”,它扫描了大概3万个各种类型的食谱,有汤、派和烤肉等等,然后再试着生成自己的原创食谱。结果,怎么说,有点“新颖”。

图片来源:Pixabay

摊鸡肉饭

类型:奶酪/鸡蛋,沙拉,奶酪

辅料:

2磅心,去籽

1杯碎薄荷或者树莓派

1/2杯磨碎的卡特里玛

1汤匙植物油

1盐

1胡椒

2又1/2汤匙糖,糖

混合去叶,搅拌至混合物粘稠,然后加蛋、糖、蜂蜜和葛缕子籽,低温烹饪。加入玉米糖浆,牛至,和迷迭香和白胡椒。用奶油趁热盖住。烹饪,加入剩下的一茶匙烘焙粉和盐。用350华氏度烤2-1小时。趁热上菜。

6人份。

而如下是同一个算法生成的食谱,但是训练的数据不是所有的菜谱种类,而是只有蛋糕。生成的食谱并不完美,但比上一个要好许多了:

胡萝卜蛋糕(维拉小姐)

类型:蛋糕,酒精

1包黄蛋糕原料

3杯面粉

1茶匙烘焙粉

1又1/2茶匙烘焙苏打粉

1/4茶匙盐

1茶匙肉桂粉

1茶匙姜粉

1/2茶匙丁香粉

1茶匙烘焙粉

1/2茶匙盐

1茶匙香草

1鸡蛋,室温

1杯糖

1茶匙香草

1杯碎胡桃

将烤箱预热至350华氏度,9英寸脱底蛋糕模刷油

烤蛋糕:高速打蛋直到粘稠变黄,在一旁静置。在另一个碗里打鸡蛋白直到打发。快速把混合物倒进准备好的烤盘里,搅入黄油直到融化。在烤箱里烤40分钟,或者直到往中间插入木质牙签拔出时是干净的。在烤盘里冷却10分钟。拿出之后在铁丝盘上彻底冷却。

把蛋糕彻底冷却。趁温吃。

HereCto食谱(1989)来自 《加拿大厨房生活》

16人份

当然,如果你仔细看步骤的话,它只给你烤了一层蛋黄,但这还算是有进步了。道理很简单,当 AI 被允许只处理一个限定范围之内的任务,那么需要它纳入考虑的因素就少了很多。它不用试图去搞清楚什么时候加巧克力、什么时候加土豆,什么时候烤,什么时候文火炖。如果说第一个算法试图成为一个魔法箱,里面既能煮饭,还能做冰淇淋和派,那么第二个算法只试图做一个烤面包机——只专注做一件事儿。

用机器学习进行算法训练的开发者已经发现,造一个烤面包机比造魔法箱要可行许多。这可能有点反直觉,因为西方科幻作品中的人工智能,通常会倾向于像《星球大战》里的C-3PO,或者《瓦力》里的同名主人公一样——这被称作“通用人工智能”(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,AGI),这些自动装置能够像人类一样与周遭世界互动,处理各类任务。不过,许多公司很低调地——也很成功地——使用机器学习达到了有更多限制的目标。这些算法里面有聊天机器人,它能够处理一些限定话题的对话,比如回应顾客关于电话账单的常见问题。还有的算法能预测顾客打进电话来是要聊什么问题,给人工接线员展示它所预测的选项。这些都是“专一人工智能”(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)的例子——它们只有有限的一系列功能。相比之下,Facebook最近弃用的聊天机器人“M”,想达成的目的就很多,处理旅馆预定、定戏院的票、安排鹦鹉展,等等,但却从来没有成功地完成这些目标。

为什么有烤面包机水平的专一智能,没有瓦力水平的通用智能?因为,任何试图进行一般化处理的算法,都会在遭遇越来越多种截然不同的任务时,变得越来越糟糕。比如,有一个算法接受的训练是基于一段文字说明生成一幅图。下图是它根据“这只鸟是黄色的,头部黑色,喙很短”生成的图片,当训练它的数据集里面只有鸟的图片的时候,它做得还不错(虽然头上长了个奇怪的角)。

热文推荐

首页 | 国际 | 国内 | 社会 | 军事 | 科技 | 财经 | 房产 | 汽车 | 娱乐 | 教育 | 体育 | 生活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原声唱片网 版权所有

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。联系邮箱:fuwu3366@163.com